成都强直性脊柱炎医院

佛教喇嘛父子同患强直寻遍周边综合医院治疗无果,1400里求诊京研终获康复

  2016-06-30 14:12:25  来源: 成都京研强直性脊柱炎研究院

   木里藏族自治县坐落于四川省西南边缘,这里仍然保留着古老的群体——藏传佛教喇嘛,他们虽然远离世俗,潜心修炼,但同样避免不了生老病死的人生旅途。年轻的喇嘛,仁青次尔就正在遭受病痛的折磨......

  【患者信息】

  姓名:仁青次尔 民族:藏族 治疗时间:2016年

  【入院时情况】

  患者由父亲(患者父亲曾于2014年就诊于成都京研强直性脊柱炎研究院,并成功康复)遗传患有强直性脊柱炎,患者患病多年,跑遍大大小小的医院,包括北京上海的三甲医院,家中积蓄加上从亲戚借来的十几万元全部花完,一直未寻求有效治疗。

  患者入院时:全身多处大关节疼痛难忍,髋胯不活动受限,下蹲及弯腰受限。接诊专家田卫国教授为患者做了相关医学检查,并建议给予小分子微创技术2个疗程治疗。

成都治疗强直性脊柱炎医院

  (图:仁青次尔的父亲接受采访)

  【治疗情况】

  由于患者路途遥远及病情严重,医生给予住院治疗。持续的4次微创治疗,患者疼痛已消失,髋关节及脚踝部位炎症彻底清除,髋部活动灵活,行走正常;同时脊柱后凸通过微创矫正,获得明显改善,能直腰;目前患者髋部左右活动,弯腰下蹲、直腰都与常人无异。

  同时,医院根据患者家庭实际情况,给予3000元治疗费减免,同时给予1个月的中医药免费巩固治疗。

成都治疗强直性脊柱炎医院

  (图:仁青次尔的父亲向记者描述当时的病情)

  【患者目前状况】

  患者已还回家乡木里,病情康复良好。

  医生详解:为什么综合医院治疗方案做不到“祛炎治痛”

  北京上海的医院在普通老百姓心中信任度很高,确实,综合医院在我国有着不可逾越的权威,近些年来,心胸外、脑外、神经外科、核医学、移植、克隆细胞等科室是重点发展学科,很多技术世界领先,在单病种等慢性病领域投入微乎其微,可想而知,对强直性脊柱炎这个病的研究根本就"忙不过来"。甚至患者大老远跑来,好不容易挂到号,医生也是几分钟就打发了,患者时常抱怨"根本就不认真给我看",一般就是给患者开些活骨、止痛、消炎和昂贵的免疫制剂等;很多医生对强直性脊柱炎的认知及诊疗标准还滞留在70年代初,把错误滞后的观念带给患者,误导患者丧失最宝贵的东西—信心。综合医院问题总结:不专、不精。

  且国内著名三甲医院风湿免疫科治疗方案也都大同小异,采用非甾体抗炎药物(阿司匹林、对乙酰氨基酚、吲哚美辛、萘普生、萘普酮、双氯芬酸、布洛芬、尼美舒利)+免疫抑制剂(甲氨蝶呤、来氟米特、柳氮磺吡啶等)+治痛药(扶他林、英太青、雷公藤等)+中药+康复锻炼等治疗方案,经济条件好的患者建议注射益赛普、类克等生物制剂。即使刚治疗效果显著,一段时间病情还是会反反复复,久而久之,长期在综合医院治疗的患者就会认为这种疾病只能控制不能治好。

成都治疗强直性脊柱炎医院

  很多患者和医生都明白罪魁祸首在于“炎症”,因此采用阿司匹林、萘普生、双氯芬酸、布洛芬、尼美舒利、塞来昔布等很多非甾体抗炎药物比比皆是,包括目前使用最为广泛的益赛普、类克等生物制剂,但是疗效甚微。

成都治疗强直性脊柱炎医院

  (图:非甾体抗炎药/普通消炎药治疗细菌性炎症)

  为何疗效甚微?原因在于:强直性脊柱炎患者关节腔内的炎症和普通的炎症是完全不一样。普通的炎症(如扁桃体发炎或伤口发炎)是由于细菌或病毒等感染引起的,口服消炎药物或打消炎针即可杀死细菌或病毒。

成都治疗强直性脊柱炎医院

  (图:非甾体抗炎药/普通消炎药治疗无菌性炎症)

  但是,强直性脊柱炎患者关节腔内的炎症是“无菌性炎症”,是基于免疫系统紊乱导致体内的免疫细胞与关节细胞“误识”(识别错误),从而形成误食(相互攻击)产生炎症。

  无菌性炎症附着在关节腔内,周围包裹厚厚的滑膜,药物不能突破包裹层,效果差或无效。

  仁青次尔父子的治疗方案怎样做到脊柱无炎,彻底康复?

  强直性脊柱炎患者种种不适症状表现都基于:关节腔内无菌性炎症刺激骨质或增生、增厚所引起的疼痛、晨僵、红肿粘连、融合、活动受限、卧病在床等不适症状。因此,治疗强直性脊柱炎,不能只治标,必须从病根入手才能彻底治好。

  小分子微创联合净化祛炎生物仪达到四层祛炎、彻底治痛第一层:“小分子活性肽”彻底止痛。

  根据强直性脊柱炎发展规律以及累及关节,骶髂关节疼痛和晨僵现象尤为明显,所以第一层利用“小分子活性肽”对无菌性炎症的高溶性介导到骶髂关节和脊柱进行重点祛炎。快速消除患者关节疼痛等症状。

  第二层:小分子祛炎净化生物仪彻底祛炎、症状消失。

  临床上很大一部分患者除了骶髂关节疼痛和脊柱晨僵外,还伴有胸椎呼吸困难和颈椎活动受限等其他不适症状。小分子净化祛炎生物仪主要通过将臭氧液化,同时混合单原子氧、羟基(OH -)等活动度高的物质,产生具有“消炎治痛、调节免疫、杀菌及清除关节腔堆积物”作用的生物水,再通过骶髂关节微创介入、痛点炎性水肿局部微创介入以及中医的夹脊穴(脊柱棘突两旁旁开0.5cm的位置)介入治疗,起到强大的消炎作用及解除临床症状作用,最终让患者彻底摆脱药物!

  第三层:修复破坏骨质,为治好打下扎实基础。

  炎症较长期附着在关节周围定会侵蚀骨质造成损伤,因此小分子活性肽在清除无菌性炎症的同时还对受损骨质进行修复,为从根本将免疫系统调节平衡打下扎实基础。

  第四层:防御炎症,参与骨质生长。

  介导在体内的小分子活性肽有效抵御了炎症的再次入侵,较长时间内使由炎症产生的不适症状不在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