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强直性脊柱炎医院

炎症不祛除,怎敢说你的强直性脊柱炎治好了

  2016-06-19 10:27:28  来源: 成都京研强直性脊柱炎研究院

  郭涤尘主任解答患者疑问

  强直性脊柱炎能治好吗?

  强直性脊柱炎已成为世界十大高发病之一。俗称:"不死的癌症",是全人类致残杀手,患者苦不堪言、关节疼痛、肢体变形、活动困难、股骨头坏死、残疾瘫痪,数以万计的强直性脊柱炎患者痛不欲生,轻者生活不能自理,重者危及生命。

成都治疗强直性脊柱炎医院

  (图:来院时只能靠拐杖走路的患者)

  许多强直性脊柱炎患者为了治病,吃药、打针十多年,为了治好病走遍各大医院,可病却没有好转,很多患者通过电话或咨询平台询问我院的郭涤尘主任:强直性脊柱炎能不能治疗?能治好吗?

  在此郭涤尘主任在此统一回复:强直性脊柱炎是可以完全治好的的,“强直性脊柱炎”患者如果经过科学系统的治疗后,达到了临床治愈标准,那就表现为“脊柱无炎”的状态暨“强直性脊柱炎”消失,只能达到脊柱无炎的状态才能称得上“治好”,所以,如何祛除“强脊炎”中的“炎”成为治好强直性脊柱炎的关键。

  究其根源:强直性脊柱炎久治不愈、反复发作的根源

  关节慢性无菌性炎症爆发

  成都京研强直性脊柱炎研究院新研究表明:

  强直性脊柱炎久治不愈,反复发作的根本原因在于:由于机体免疫系统功能紊乱,关节局部正常组织发生自身交叉免疫反应,炎性反应因子增生异常,刺激局部骨质、关节等部位组织细胞发生破坏性病理改变,筋膜、肌腱韧带钙化,滑膜增生,关节骨性融合,纤维化导致骨性强直。

  疼痛——是强直性脊柱炎患者主要表现!强直性脊柱炎疼痛主要集中表现为:腰背痛、下肢关节痛,强直性脊柱炎最根本的病变是附着点的炎症。关节附着点炎性物质刺激或增生增厚形成骨桥,最终导致疼痛、脊柱畸形。

  以往的治疗方法为什么都没有效果?

  药物等方法都无法穿过滑膜到达炎症处,实现祛炎

  强直性脊柱炎患者关节腔内的炎症是“无菌性炎症”,不是细菌或病毒引起的,是基于免疫系统紊乱导致体内的免疫细胞与关节细胞“误识”(识别错误),从而形成误食(相互攻击)产生炎症,这些炎症是区别于普通的炎症,并且主要堆积在关节腔内。关节腔外还有一层厚厚的滑膜。

成都治疗强直性脊柱炎医院

  细菌和病毒是无法穿破滑膜到达关节腔内的,同样,患者常用的消炎药物也是无法穿破滑膜深入关节腔完成祛炎的效果,这也是强直性脊柱炎难治的原因。

成都治疗强直性脊柱炎医院

  以往的治疗方法:单纯注重全身免疫的调理或者单纯的止痛,而忽视了局部关节慢性无菌性炎症的针对性治疗和受损骨质的全面修复。

  为何只有国家专利小分子微创

  才能真正做到脊柱无炎、彻底祛炎治痛

  “小分子微创技术”通过将胶原蛋白CI分子中具有调节生物活性的小分子肽经皮穿刺靶向介入到强直性脊柱炎患者体内病变关节部位,在光热效应下,充分激活肽类物质,使之进一步分解为分子量小于1000道尔顿的小分子活性肽。CI肽类活性物质受到异常因子(B27免疫复合物)刺激转变成大量(类似)HLA-B27抗体,HLA-B27抗原和大量(类似)HLA-B27抗体发生交叉免疫应答反应,从而溶解、吸收、吞噬遗传易感性因子、吞噬病变坏死细胞分子及调节机体免疫功能等特性,在修复已破坏骨关节、滑膜的同时,大量(类似)HLA-B27抗体在人体免疫系统中形成一道天然的免疫种植抵御屏障,有效阻止HLA-B27阳性病原体的入侵,标本兼治,从而达到治好强直性脊柱炎的治疗目的。

  小分子微创技术联合净化祛炎生物仪 达到四层祛炎、彻底治痛

    第一层:利用小分子活性肽 彻底治痛。

  根据强直性脊柱炎发展规律以及累及关节,骶髂关节疼痛和晨僵现象尤为明显,利用“小分子活性肽”微创介导到骶髂关节及脊柱等疼痛、晨僵严重部位,利用活性肽高溶解性,清除关节腔杂物,消除患者关节疼痛等临床症状。

  第二层:采用小分子袪炎净化生物仪 彻底袪炎、症状消失。

  小分子净化祛炎生物仪是目前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的先进诊疗仪器,袪炎效果替代了传统非甾体抗炎药物对病情的控制,患者可以摆脱长期服用药物对身体尤其是肝肾功能损伤,临床有效率高达96%。

  该仪器主要通过将臭氧液化,同时混合单原子氧、羟基(OH -)等活动度高的物质,产生具有“消炎治痛、调节免疫、杀菌及清除关节腔堆积物”作用的生物水,再通过骶髂关节微创介入、痛点炎性水肿局部微创介入以及中医的夹脊穴(脊柱棘突两旁旁开0.5cm的位置)介入治疗,起到强大的消炎作用及解除炎症导致的疼痛、肿胀、晨僵、融合、粘连和活动受限等症状。

  第三层:修复破坏骨质,为治好打下扎实基础。

  炎症较长期附着在关节周围定会侵蚀骨质造成损伤,因此小分子活性肽在清除无菌性炎症的同时还对受损骨质进行修复,为从根本将免疫系统调节平衡打下扎实基础。

  第四层:防御炎症,参与骨质生长。

  介导在体内的小分子活性肽有效抵御了炎症的再次入侵,较长时间内使由炎症产生的不适症状不在出现。